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0月8日 23时51分 (吉隆坡8日訊)台北駐馬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章計平指出,如果大馬能與台灣達成經濟合作協議,這將是另一個佳績。他表示,台灣在2013年已分別與新加坡和紐西蘭在世界貿易組織架構下,簽署了經濟合作協議,因此倘若大馬也與台灣達成該協議,將是另一項佳例。他說:「大馬享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台灣則有高素質的人力及尖端科技,馬台經濟互補,我們深信雙方透過進一步的經濟合作,將可大幅增進彼此的經貿成長。」他提到,馬台的觀光資源豐富,兩地人民互享免簽證便利,2014年大馬有44萬人到台灣旅遊,而台灣到馬的旅遊人數則有27萬人次。對此,他也感激大馬政府于今年9月15日所宣佈,實施台灣人免簽證停留大馬時限,從15天延長至30天。新官上任的章計平是今晚在萬豪酒店舉行的「慶祝台灣104雙十慶典酒會」致詞時,如是指出。他表示,隨著亞太區經濟貿易蓬勃發展,相關國家為了深化經濟發展,正推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台灣與各國經濟發展緊密結合,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兩大區域分別占台灣對外貿易總額的35%至57%,對台灣經濟具有重要影響。而加入這夥伴關係是台灣當前的重要目標。」適逢來臨的10月10日是台灣104雙十慶典,台北駐馬經濟文化辦事處今晚特意舉行慶祝酒會,誠邀大馬政商名人出席歡慶。今晚出席的人包括大馬首相東亞特使拿督斯里張慶信、婦女及家庭事務部副部長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大馬台灣商會聯合總會總會長許正得和輔導總會長拿督江文洲、綠野集團創辦人丹斯里李金友、世界台灣商會聯合會總會名譽總會長拿督李芳信、台北駐馬辦事處僑務委員陳富村、僑務咨詢委員丹斯里吳德芳、大馬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總會長拿督李子松、董總主席天猛公拿督劉利民、馬台經貿協會會長拿督斯里陳榮立、大馬旅遊促進協會主席黃朱強,民政黨全國副主席拿督劉華才、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2月2日 19时04分 (吉隆坡2日訊)繼不被安排為巫統三大臂膀開幕后,巫統署理主席丹斯裡慕尤再被禁參與巫統大會領袖總結。巫統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今日透露,本身在不能為巫統三大臂膀大會主持開幕禮後,也被告知不被允許在即將舉行的巫統大會上的黨領袖總結環節時發言。他自嘲自己將猶如樹頭一樣坐在台上,不能發言。慕尤丁今午現身黨總部,聲援被黨紀律委員會召見的9名基層領袖時,如此表示。現場約50名支持者出席。有關被召見的基層領袖涉及在早前公開要首相兼巫統主席拿督斯里納吉下台。面對黨「封口令」慕尤丁表示,本身還是巫統黨署理主席,盡管不能在會上發言,本身依然會出席巫統大會。「上蒼保佑,我還是(巫統)署理主席。」2015年的巫統大會將於12月8日至12日舉行,巫統母體代表大會是於10日開始。慕尤丁因公開批評一個大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課題,首相納吉於7月28日內閣改組,革除慕尤丁的副首相職。盡管慕尤丁黨職保持不變,不過在11月24日召開的巫統最高理事會會議,宣佈不安排作為巫統第二把交椅的慕尤丁為巫統三大臂膀大會開幕,打破過去巫統的慣例,再掀起巫統分歧火焰。此外,慕尤丁也表示,本身很想要在大會上發言,但是卻被告知不能在會上發言。「我想要發言,但我不能在巫統婦女組、青年團及女青年團開幕禮上發言,也被告知不能參與領袖總結環節。」他指出,別人可以大會上發言,自己身為署理主席卻不被允許發言。「就連巫統基層都可以發言,我卻不可以講話。」「如果我不能說話,那麼基層的心聲,就不能被表達,巫統將會變成什麼樣?巫統的民主在哪裡?」詢及巫統是否在下屆大選會否贏出時,慕尤丁表示,巫統需要去做調查,確保人民還是支持我們的。「這是另一個課題,但是我們必須確保人民,依然是支持我們的,這個黨必須要去進行調查。但是(黨)情況非常的差,很多人分裂,不單是我。」他希望巫統黨員可以做出正確的決定,以拯救整個巫統和國家。「我希望今屆巫統大會可以成為一個平台,巫統黨員必須做出正確的決定,以拯救巫統及整個國家,國家在未來不會毀滅。」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1月25日 18时23分 (吉隆坡25日訊)獨立經濟學家佐摩桑德蘭(Jomo Kwame Sundaram)指出,身為中等收入國家,大馬簽署跨太協後,我國在勞力密集的原產業及出口導向的製造業方面,很難與越南等發展中的國家競爭,這將讓大馬受困在中等收入陷阱。他今日在《大馬內幕者》的讀者投書欄目指出,跨太協在開放金融服務方面的條文,更會侵蝕我國在金融管制方面的所有努力,讓大馬面對更高的風險。「1997年東南亞金融海嘯和2008年美國房市崩盤引發的衰退,這些事件給我們帶來的教訓,還不夠嗎?」他表示,許多人認為跨太協意味著更自由的貿易,但更自由的貿易不只代表更多出口,也代表更多進口。如果沒有相應的補償機制,沒有人能保證會獲得好處。「屆時為國外市場的生產將取代為國內市場的生產,出口的勞力密集程度減少,海外進口將取代本地生產。同時,外來直接投資也不一定讓稅收增加,因為當局通常會端出免稅優惠。」此外,他警告,跨太協的投資者-東道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可能讓外資在損害公共利益之際,政府仍需賠償該企業的損失,因此這將讓大馬政府面臨不再能保護人民健康及安全的新風險。他舉例說,全球最常使用的除草劑被世界衛生組織證實含有致癌物質,就算要下令禁止使用這種含毒物質,政府也可能在該機制下被迫賠償製造商,而不是要求他們賠償受害者!他強調,跨太協將加強保護投資者的權益,包括智慧財產權,但更嚴謹的智慧財產權管制,會對學術研究不利。「最新的智財權機制事實上是限制創新的,更在限制競爭及漲價方面,影響消費者福祉。跨太協將讓大型醫藥公司在專利藥物方面享有更長的壟斷期,普通藥物不能進入市場,更阻止類似新藥的發展及普及。」另一方面,民主經濟研究所(IDEAS)認為跨太協將能促進我國的透明治理,惟佐摩卻駁斥有關說法。他以不點名方式指出,有些立意良善的大馬人認為可以減少貪污、增進良善治理並解決其他問題,但這只是一廂情願的無稽之談,因為該協議不是毫無成本的「hop-on,hop-off」。」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1月7日 22时05分 (吉隆坡7日訊)衛生部副部長拿督斯里希爾米承認,衛生部過去數天在全國檢舉電子煙商店的行動,過於「倉促」。他指出,衛生部會重新研究,是否對電子菸商店採取執法行動。「政府了解到這是一項『倉促』的行動,而許多業者因該部在沒有事先警告或勸告的情況下就採取行動,而感到憤怒。」他今日出席馬來學院校友協會(MCOBA)捐血運動後指出,目前在初步階段,衛生部會勸告商家,讓供他們有機會申請執照,合法化他們的生意。他指出,內閣經過討論後,決定不禁止電子煙,只是立法管制電子煙。他指出,衛生部將在1983年食品法令(煙草產品管制條例)以及1950年毒品法令下,管制電子煙。毒品法令闡明,只有已註冊的醫院以及藥店,才允許售賣尼古丁。本月5日,衛生部官員在全國各地取締電子煙,至少300家商店遭對付,被執法官員當場充公的貨品及發出罰單計劃,業者蒙受損失高達數百萬令吉。另外,希爾米指出,我國每天平均有1000名病人需要1000包血,因此鼓勵16歲至60歲的健康公民,自動自發捐血。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2月1日 22时00分 • 李志良 (吉隆坡1日訊)進入2016年,多家網絡媒體接二連三傳出壞消息,《Kinibiz》首當其衝率先在在2月1日停刊、《人民郵報》也傳出即將停刊的消息(後證實是進行瘦身計劃)、《大馬內幕者》(MalaysiaInsider)也需要尋找新的投資者,這種現象難讓人產生疑問,現在是否已經進入網絡媒體的寒冬?台灣世新大學傳播學博士學位候選人莊迪澎表示,大馬網絡媒體新聞從業,從來都沒有看見春天,雖然2008年後有多個新聞網站相續出現,但也有不少偽新聞網站進場渾水摸魚。他形容,接著也有多個新聞網站相續停刊,這種局面為「曙光乍現,暗夜驟臨」,看似就要看見曙光了,馬上暗夜就來了。莊迪澎以書面方式,回答《東方日報》的訪問時指出,經濟不景氣會是最近網媒面對困境的其中一個原因,但那不是主因。「畢竟有挹注資金投資或資助網媒的人,會因為本身的財務能力萎縮而減少或停止注資,而原來有意進場的人可能也會因經濟不景氣而卻步。」他補充,經濟不景氣時,導致廣告開支萎縮,也會影響網媒的營業收入。莊迪澎認為,網媒真正的困境是,沒有一個可靠、有利可圖的營利模式,不管是廣告費和訂閱費的收入,遠低於營運成本。「經濟景氣時,網媒的業績也不見得好,原生新聞網站幾乎都在虧錢。」他指出,即使是現在根據點擊率或訪客人數計費的網絡廣告已經很普通了,不過與傳統媒體的廣告相比,以目前的情況來說,網絡廣告的費率還是小巫見大巫。詢及我國網媒是因為缺乏競爭力,還是商業模式不恰當才會導致無法永續經營,他認為,大馬的目前的局面,還談不上是「競爭太大」。他說,如果要說「競爭」這回事,這出現在搶奪網絡廣告方面而已。他舉例,根據閱率計費的網絡廣告,網媒必須有高的點擊率方可爭取到較高的廣告費,但不是定額收入。而傳統媒體廣告一般上是廣告主或廣告社指定刊登對象,而且通常不只在一家媒體刊登,雖然有競爭,但是媒體拿到廣告,它就有一筆定額而且可觀的廣告收入。「一家全國性的報紙,一個全國版全版廣告就幾萬令吉了,而且一天不只一版。」他反問:「國內網媒要靠多高的點擊率能獲得一筆幾萬令吉的廣告費?」 延伸閱讀:继续阅读,

分类:媒体

时间:2016-02-11 06:16:03